這麽多同學參加普通話水平測試

普通話測試熱,是浙江各大校園普遍感受到的氛圍。不可否認,普通話等級證書正在成爲大學生就業的又一塊“敲門磚”。

“人越來越多了,不僅僅是相關專業的學生,現在每個學院的學生都會報名。”浙江傳媒學院普測中心辦徐紅透露說,原來2天的測試現在延長爲4天,本來每天是進行2場考試的,現在也改成了3場。

浙江農林大學學生處的宣豐敏老師負責普通話考級報名工作,是這幾天報名現場熱度的見證者。他說,早上7點還沒到,普通話水平測試報名點就開始有人排隊報名,報名隊伍最長時,能容納千人的大廳都爆滿了,等候報名的隊伍在活動中心旋轉,迂迴曲折的隊伍都不知哪裏是頭、哪處是尾巴。

已經順利完成報名手續的學生周曉東說:“可能是因爲報名有限額,而每學期隻有一次報名機會。所以大家都爭先恐後地排隊報名。由於隊伍實在太長,不少學生在報到點門口席地而坐,有些同學早有準備,帶著雜誌書籍前去報到。”

“真沒想到竟然有這麽多同學參加普通話水平測試,我早上8點不到就過來,排了一上午的隊,連名都沒報上……”浙江農林大學大二學生周晶晶遺憾地離開了普通話水平測試報名點,因爲省普通話培訓測試中心安排在該校的1000個測試名額已經全部報滿了。

杭州師範大學提供的數據顯示,光是該校師範類學生參加普通話測試的比去年增加了200人,非師範類的學生熱情高漲,但由於名額有限,遠遠不能滿足學生的考試需求。。

帶著雜誌書籍前去報到

“人越來越多了,不僅僅是相關專業的學生,現在每個學院的學生都會報名。”浙江傳媒學院普測中心辦徐紅透露說,原來2天的測試現在延長爲4天,本來每天是進行2場考試的,現在也改成了3場。

已經順利完成報名手續的學生周曉東說:“可能是因爲報名有限額,而每學期隻有一次報名機會。所以大家都爭先恐後地排隊報名。由於隊伍實在太長,不少學生在報到點門口席地而坐,有些同學早有準備,帶著雜誌書籍前去報到。”

浙江農林大學學生處的宣豐敏老師負責普通話考級報名工作,是這幾天報名現場熱度的見證者。他說,早上7點還沒到,普通話水平測試報名點就開始有人排隊報名,報名隊伍最長時,能容納千人的大廳都爆滿了,等候報名的隊伍在活動中心旋轉,迂迴曲折的隊伍都不知哪裏是頭、哪處是尾巴。

“真沒想到竟然有這麽多同學參加普通話水平測試,我早上8點不到就過來,排了一上午的隊,連名都沒報上……。”浙江農林大學大二學生周晶晶遺憾地離開了普通話水平測試報名點,因爲省普通話培訓測試中心安排在該校的1000個測試名額已經全部報滿了。

杭州師範大學提供的數據顯示,光是該校師範類學生參加普通話測試的比去年增加了200人,非師範類的學生熱情高漲,但由於名額有限,遠遠不能滿足學生的考試需求。

普通話測試熱,是浙江各大校園普遍感受到的氛圍。不可否認,普通話等級證書正在成爲大學生就業的又一塊“敲門磚”。

當地人交流由於“語言不通”

記得第一次去香港是1995年,記者那次最頭疼的事是跟當地人交流由於“語言不通”,大多數情況是,說得人口沫四濺,聽的人一臉茫然。以至於開口前常常要先問一句:“您聽得懂普通話嗎?”

17年後記者再赴香港,這次讓人最愉快的事是就像在北京一樣交流無障礙。常常禁不住贊香港同胞一句:“您的普通話說得真好!”

  從“唔該”到“謝謝你”

“唔該”是粵語中最常用的禮貌用詞之一。 “唔該”一詞含義豐富,有“多謝”、“勞駕”等意思。作用相當於英文的“excuse me”。

記者跑台港澳新聞年頭不短了,結識了不少香港朋友,經常會從他們嘴裡聽到“唔該”、“哽系”、“有咩事”這樣的港話。那天在香港乘地鐵,因為人多就站在了門口。快到站時,突然聽到後面傳來一句帶著港味的普通話:“謝謝你”。詫異地回頭,原來是我擋了一位要下車的香港小妹的道。側身讓道,感嘆中夾著一絲疑惑:香港人的普通話已經這麼普及了?

Iris,香港政府新聞處海外公共關係組新聞主任,一位典型的香港女孩:漂亮、禮貌、能幹、時尚。幾天的採訪,她一直跑前跑後,操著港式普通話去機場接機,為記者團聯繫採訪對象,落實採訪時間,安排食宿。她因為“偶的普通話不繫太好”還有些不好意思。她告訴記者,回歸前的香港,粵語和英語是主流;15年來,隨著香港與內地在政治、經貿、社會文化及教育等領域的交流逐漸頻繁,普通話在香港使用日趨廣泛。特區政府統計處今年2月發布的2011年香港人口普查報告顯示,香港約46.5%的人口報稱能說普通話,比2001年大幅上升約13.2個百分點。此外,約1.4%的人以普通話為最常用語言,也高於2001年的0.9%。普通話的普及程度首次超越英語,成為香港的第二大語言。

亞洲繪畫心理學研究專家

目前在美國、英國、加拿大、瑞士、法國、亞洲等全球37個先進的國家及地區,成立有700多家早教育兒中心,在中國早期教育領域贏得了極高的聲譽。

2013年1月8日,由亞洲繪畫心理學研究專家李凌雲女士開辦的“李凌雲兒童繪畫心理樂園”將與“金寶貝東直門中心”聯合舉辦一次別開生面的兒童繪畫心理講壇,這一舉動將為中國兒童早期教育的繪畫心理版塊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據悉,兒童心理繪畫起源於日本,李凌雲女士於2010年將此項目引入中國。該項目創始人末永蒼生先生將四十多年的研究成果歸納總結出一套成熟體系,並在兒童心理應用上取得巨大反響。這項偉大的研究成果轟動了全世界,以瑞士榮格研究所為首,開始被國際關注。

李凌雲兒童繪畫心理教育由李凌雲女士運用日本心理學領域最權威的學術理論,與中國兒童普遍存在的心理現狀相融合,從藝術的視角去發現孩子,通過塗鴉或作品的表現了解孩子的心理成長進程,並為家長提供有效的專業心理諮詢和育兒諮詢。